99漫畫網,線上漫畫免費看!風之動漫,無限動漫!

99漫畫網首頁 » 新闻资讯 » 《百日紅》導演×《高達THEORIGIN》導演訪談

《百日紅》導演×《高達THEORIGIN》導演訪談

改編自杉浦日向子原作的百日紅近日被製作成劇場版上映。而機動戰士高達THE ORIGIN則是安彥良和總導演近期推出的作品。那麼這兩位大師走到一起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呢?近日就有媒體進行了專題訪談。

■原導演的映像美學在於描繪「普通」

安彥:以前我看過導演的河童(微博)之夏,而這一次的百日紅~Miss HOKUSAI~則是第二部作品了呢。從我看過百日紅的感受而言,應該是「普通」吧。實際上我在觀看河童之夏的時候也有著同樣的印象。而從某種意義而言,這種「普通」顯得非常重要。而關於我認為「普通」的理由,接下來會繼續說的。

原:說實話,如果追溯起來的話,那麼我在最初的機動戰士高達系列開始就已經看過作品了。不過之後倒是沒怎麼看安彥先生的作品。因此這一次我也是久違地看了一下機動戰士高達THE ORIGIN。現在坐在安彥先生旁邊說這種話,我自己都覺得很丟人,太不愛學習了。

安彥:我之所以會看河童之夏,其實也是因為當年在神戶的大學教書的緣故。我在課上給學生們放了這部作品。不過其實很少有上課給學生看電影的哦。而我就想著讓當年引發話題的河童之夏惡童這兩部作品在課堂上播出呢。

河童之夏獲得了很多的獎項,並且我之所以喜歡這部作品,也是因為我經常乘坐西武線,然後眺望窗外的黑目川。而這恰恰是作品的舞台。並且惡童在當時很受年輕人歡迎,所以兩部我都看了一下。

原:河童之夏惡童是同一年上映的呢。

安彥:這也是一個原因吧。還有,我在看完這兩部作品之後,對於河童之夏的感覺就是「普通」呢。這就是我迄今為止所理解的、最純粹的「動畫」。所以能夠非常放心地觀看呢。

另一方面,看了惡童之後,我陷入了某種驚恐當中。我感慨「這是什麼鬼啊!」而我非常想知道學生在看了這兩部同年上映的話題作品之後會有什麼反應,所以就一起放出來了呢。並且當我問起哪一部作品更有趣時,得到的回答也是旗鼓相當。而大家既然有這樣的反響,那麼我也就放心了。畢竟我還以為大家都會覺得惡童更有趣。反正有過這一段故事。我所說的「普通」就是這個意思哦。「普通」非常重要的。

原:在河童之夏當中,我個人是想要製作一個此前沒有過的動畫,而這樣的動畫也是業界從未出現過的。作品里沒有帥氣的主人公和漂亮的女主角,只是想深度地利用動畫來表達一下日常跟家人的主題。

這也是原作當中最棒的精髓,當然,我最在意的還是江戶時代的小河童到了現代的普通家庭里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安彥:像是哆啦A夢一樣呢。

原:對。就是這樣。家裡突然來了某個異客。不過我希望能夠讓這樣的劇情變得更加寫實一點。哆啦A夢的話,當他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感到吃驚,但我不希望如此,我希望製作的是「當真正的河童出現在大家見面,每個人會有什麼樣反應?」這也是我嘗試表現的內容。

安彥:負責惡童背景製作的是木村真二,這是我非常熟悉的人。畢竟他參加了我最後一部動畫的製作工作。而惡童是一部在背景方面弄得很不得了的作品。沒有任何固定的畫面,全部都是手繪的背景在動哦。

當有導演製作這種如同變戲法一樣的作品時,我就覺得原先生這種走正統路線劇情的人,擁有「普通」的感覺。某種意義上也能引發我的共鳴哦。

■主人公·阿榮的角色塑造目的

安彥:百日紅~Miss HOKUSAI~的原作漫畫是短篇嗎?

原:原作是以每集一個故事的形式構成的。因此從劇情而言並沒有明確的結局,只是感覺每次都有不同的故事在延續呢。

安彥:也就是短篇集一樣的感覺呢。那麼您對於百日紅這部作品本身是否也有什麼感情呢?

原:我大概是25歲之後接觸到了杉浦日向子女士的作品,當時感覺她是個很不得了的人,為此也受到了衝擊。所以我一直想著有一天要將這個人的作品改編為動畫。

安彥:杉浦女士是什麼時候過世的來著?

原:差不多已經是十年前了。

安彥:那您是否跟她見過面?

原:很遺憾,並沒有。

彥:我可是見過一面哦。在東北青森縣五所川原舉辦的一個活動上。我因為畫歷史漫畫,所以被喊了過去。當時杉浦女士也在場。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見到的她是個非常安靜的女性呢。說話口氣很柔和,也很體面。

我跟她見面時問起了在某個猜謎節目當中提過的、有關江戶時代的人走路方式的問題,而她的回答非常到位,讓我感慨:為什麼會有這麼聰明的人啊。之後過了幾年她就過世了呢。我並不知道有百日紅這部原作,所以想著會是什麼樣的故事。說起來我最在意的就是主人公·阿榮的眉毛。原作裡面也是這樣設定的嗎?

原:原作裡面並沒有這麼明顯。這是我委託了人設師特別加粗的。原作當中阿榮這個女孩子的故事是最多的,但是她的父親·北齋以及其他角色同樣有自己的戲份,這些人的故事加在一起才是百日紅的原作。

原作裡面阿榮設定為並不是很漂亮,而我希望能夠讓她好看一點。不過並非單純地漂亮,也要稍微對於整體平衡進行一下調整,所以就把眉毛加粗了。

安彥:像是一下子就變粗的呢。看到這樣的設定,讓人不知道該說這是個好女人呢?還是並非美女呢?所以我也很在意。阿榮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嗎?

原:並沒有那麼見多識廣啊。她在北齋漫畫這部電影中出場過呢。但那裡面她並非是什麼主要角色。

安彥:您知道阿榮的真容到底是什麼樣嗎?

原:葛飾北齋的畫當中就有關於阿榮的作品。畫面上的她臉型看起來就跟本壘一樣,並且北齋稱呼她為「下巴」。看了這幅畫,我覺得她的眼睛也很狹小呢。不光是畫,北齋還留下了一些信,在信上用如今「畫面文字」一樣的手法繪製了她哦。感覺其中就傳達了「這樣一張臉的女人過去了,請多指教」的信息呢。

作為北齋研究的起點,有一部名叫葛飾北齋傳的書。這是明治時代寫的,並且裡面是一個見過北齋的人將他所知道的北齋進行描述的作品。內容方面提到了不少北齋的生活情況。

■「普通」地製作出來的THE ORIGIN

安彥:說到其他動畫導演,往往要麼是無限延展世界觀,要麼在技術方面不斷突破。而您似乎並沒有走這種路線呢。

原:就我而言,在「想要創作這種世界觀」、「想要創作這樣的電影」的動機方面跟他們有所區別。果然啊,包括真人作品在內,我希望能夠製作齣劇情充實的電影呢。

安彥:河童之夏便是如此,而百日紅~Miss HOKUSAI~似乎也是這樣哦。

原:我對於僅僅看重畫面的作品並沒有什麼興趣呢。我對於故作玄虛的表現方式也沒有什麼好感。看了杉浦女士的作品之後,我發現這方面確實非常純凈呢。在漫畫當中會有一些完全沒有背景的畫面,也避免了一些負責映像演出或者導演職務的人容易用力過猛的地方,這確實讓我覺得新鮮。

安彥:或許跟部分有關吧,在看了劇場版之後我也留下了「如果稍微再怎麼怎麼一點就好了」的印象呢。例如說在描述父女之間糾葛的部分,應該更給力一點才對。

原:可是杉浦作品的優點就在於不會在這上面太過用力呢。如果用江戶話來說,就是「純粹」和「粗放」吧。從這種意義來看,我並不像做什麼粗放的東西。如果用力過度,那麼劇場版肯定會變得不純粹了。

Q:原現實看了機動戰士高達 THE ORIGIN之後是否有什麼感想呢?

原:令人懷念啊。我已經很久沒有接觸高達的世界了。當時看的時候才20歲左右呢。這讓我引發了很多回憶。

安彥:從後期加工上,是否感受到了「普通」呢?

原:在劇中,無論對於政治還是血緣等方面的問題都刻畫得非常到位吧?而我看了之後,試圖詢問安彥先生一些有關作品中作為樣本的真實歷史的事情。

安彥:這方面並沒有什麼特定的歷史要素呢。只是從對於歷史的思考方式而言,作品告訴了大家:歷史是怎麼回事。

原:從氣氛而言,有點19世紀、或者說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的感覺。

安彥:這是最為容易理解的呢。

原:感覺在作品當中,名家的血脈問題依然被人們所看重。

安彥:這是革命與戰爭的時代哦。而如果說理解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話,那麼更會有許多複雜的要素了呢。冷戰時代更是如此。

原:畢竟連戰爭的方式都改變了呢。

安彥:就我所見,富野由悠季在最初的機動戰士高達當中布下了「禁止核戰爭」的枷鎖,而他也是希望通過那之前爆發的戰爭的形式來將這種枷鎖封印上吧。

原:原來如此。

安彥:因此就如我說的,我們肯定會考慮到那個時代呢。機動戰士高達 THE ORIGIN是我久違地重返製作現場,而難得的是,作品本身也很有趣,因此感到無上光榮。

不過面對自己的這種反應,我還是想表示「自己只是『普通』地製作作品哦」。所以說一開始就提到了「普通」這個詞,這並非是謙虛。真的是「普通」地製作的。這就是「普通」吧?

幸運的是, THE ORIGIN並且是劇場版,而是以OVA的形式推出。其實我的想法聽起來很任性,但多虧了工作人員們不遺餘力的支持,所以我很感謝他們。說起來,原先生在工作當中最看重什麼地方呢?

原:分鏡吧。分鏡可以決定自己到底能做出怎樣的作品,因此我也竭盡全力。而分鏡跟劇本的最大區別就是導演會根據自己想法加入「秒數」。這麼一來,作品也就有了節奏感。我會在分鏡當中將全部有關音樂的指示下達下去。只要我能夠繪製出自己滿意的分鏡,那麼之後只要交給已經了解怎麼做的動畫師們,然後以分鏡為基礎開始工作即可。

安彥:您看過我的分鏡嗎?

原:曾經欣賞過。畫面上很有活力呢。

安彥:非常細膩吧。

原:不愧是您的作品。畫工技術跟我完全不是一個次元上的。

安彥:這個分鏡的畫面直接就用到layout當中。

原:並且動畫師以此為基礎,製作layout呢。

安彥:還有,我也看了原畫。我本來覺得原先生很溫柔,所以才會說交給動畫師這種話,對此我還問過「為什麼都畫到這麼棒了,卻不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動畫師們呢?」原先生只是在檢查的時候提出一些要求,之後就交給動畫師來完成。但事實上您有著出色的作畫人員,也有很棒的演出人員,真的難以估量未來發展。

■某些映像不能依賴最新技術,對此我們也有著想法

安彥:我看了百日紅~Miss HOKUSAI~之後產生了疑問哦。整個劇情走向比較平淡,就在人認為北齋父女之間是否會變得更加糾結的時候,劇情卻到此為止。所以我不太明白到底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然而,剛才通過原先生的發言,我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還有一點,我很在意背景。惡童的背景非常棒,而讓背景動起來的技術也很棒。我甚至驚恐地想:如今技術都能做到這一步了啊。果然已經是CG時代了呢。簡單來說,對於用CG表現江戶映像,我有些違和感哦。

原:關於背景,有些地方看起來像是CG,不過基本上都是手繪出來的哦。

安彥:這麼漂亮,我還以為肯定是CG呢。

原:基本上是手繪的世界觀。只有從橋邊拉伸到江戶全景的地方是CG。

安彥:那麼會動的背景也是手繪了?

原:那個會動的背景是手繪。配角方面加入了3D,不過像是阿榮奔跑時候的鏡頭、還有從家裡走到外面,鏡頭轉動的畫面完全都是手繪的。

安彥:那最初街道的描寫呢?

原:我們主觀地讓手繪背景動起來了呢。這次負責背景的大野先生是個相當職業的人,因此將模擬數字時代的那種、稍微像是變戲法一般的元素都充分融入到作品裡面了。

Q:最後請介紹一下作品的看點吧。

原:能夠將杉浦日向子的傑作百日紅改編成劇場版,這是我多年的夢想。並且我覺得自己忠實地將作品精髓反映在了劇場版當中,因此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人觀看這部作品。目前安彥先生也在製作機動戰士高達 THE ORIGIN的第二集,這方面也希望大家予以期待。感謝大家。

安彥:我剛才也提到了,是普通地製作 THE ORIGIN哦。結果得到了大家好評,讓我覺得很幸福。我知道自己做的東西「這樣就OK了」,因此今後也會普通地做下去的。

這其中我當然也希望加入動畫的特別技術和最尖端的表現手法,但這個就需要工作人員的力量。我基本上就是「普通」,這跟原導演的想法應該是相吻合。而這部作品就是要將描繪得非常「無機」的高達帶回到充滿深度的次元當中。我也希望能夠讓原先生認真看看,如果您能給我感想就倍感榮幸了。

原:明白了。我希望見證一下安彥的普通。果然「普通」很重要呢。

安彥:看了動畫之後,我經常會遇到「搞不懂」「無法理解」的情況呢。看了這次現場的工作,我發現有並不「普通」的部分,並且非常希望「就那麼普通地進行吧」。關於分鏡的解釋也是如此。我覺得如果大家覺得「普通」,那麼就能看懂作品了。所以說雖然可能在訪談開頭說原先生的作品「普通」顯得有些失禮,但我覺得所謂「普通」也包含了通俗易懂的含義。

原:我也覺得「普通」是非常重要的話語。作品畢竟不是用來自HIGH的呢。

安彥:我覺得最近很多作品都在期待「很難懂」「很厲害」的評價。雖然這個有時候也還不錯吧,畢竟不這樣的話技術就無法進步了。但是我覺得最近朝著這個方向走的太過了。

原:無論是機動戰士高達 THE ORIGIN 還是百日紅~Miss HOKUSAI~都屬於「普通」作品,因此希望大家觀看呢。

安彥:就是這樣了。

《百日紅》導演×《高達THEORIGIN》導演訪談 - 吐槽